穿越小说 > 玄幻魔法 > 七界第一玄星 > 第552章 钉杀王战

第552章 钉杀王战

“好嘞。”北冥雷霆虽然震惊荆星的六连突破,但此刻也来不及多问,腾空射起,狼爪与邪血队长脖颈交错而过,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这样被他活生生撕扯了下来,无头尸体坠落山岭,砸去大片尘土。

而那些渺小的像是尘埃的杀手,也无一例外成为了掌下亡魂,巨掌将山岭拍出个大坑,杀手被埋葬在里面,也算是荆星为他们挖了个坟头。

白云飞亲眼目睹邪血队长被杀,胆子都要吓裂了,纵身狂奔逃跑,先保住命再说。

“滚回来。”荆星面无表情,一拳砸上,拳风呼啸,打破了白云飞附加在身上的防御罩,满满的拳劲轰中他的后背。

白云飞嘶声惨叫,如流弹般摔到山石之上,鲜血染红了山壁,全身骨头全部碎裂,没有一块完好,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动一下手指都是奢望。

“他一生追随你,死后也应该与你同葬。”北冥雷霆用尽力气将邪血队长的人头扔给白云飞。

荆星落地,一步步向白云飞走去,擎老收回了元力,他又恢复成炼体八段,手握断刀,横亘于白云飞面前。

“你害死她的父母,现在就要为他们偿命。”

荆星冷漠的举起了断刀,寒光凛凛的刀锋晃花眼睛。

“是慕子湘让你杀我的?”白云飞满脸惊恐,回想慕子湘最近的反常举动,心中对这一点确信不疑。

“赎罪吧。”荆星毫不犹豫的一刀劈落,脖颈断裂,人头滚落到一边。

天心古镇最强者,陨落。

天仙楼中此时正沉浸于欢欣的喜庆气氛中,姑娘们坐在客人的怀里献媚献吻,一双眼睛能够渗出水来,可谓勾魂摄魄,客人也大笑着向怀中人施展熟练手法,实在忍不住就办上正事。

就在其他姑娘们都陪着客人陷入梦乡时,花魁姑娘慕子湘却一直没有睡眠,她已经在望天阁中站了大约五个多小时了。

她漆黑深邃的凤眸望着外面繁星点点的夜空,白嫩如竹笋的右手中抓着一颗丹药,娇软的身躯微微颤抖,俏丽的脸庞上写满忧虑。

突然,两串珠泪滑落脸颊,她终于忍不住悲意泣不成声的痛哭起来。

在安静如晨的望天阁中,她悠悠的哭声传荡盘绕,游走夜空。

“你哭什么?”那个人的声音又传来了。

“他是不是死了?”慕子湘问道,话语充满悲痛意味,红唇轻颤,朱颜挂泪,仿若带雨梨花。

“这对你还重要吗?”那人冷漠的问道。

慕子湘哭的更激烈了:“马上就快十二点了,他还没有来拿解药,他肯定是死了,是白云飞杀了他。”

那人又问:“你真的在乎他的死活吗?”

“我当然在乎,他是受我的威胁才去刺杀白云飞的,如果他死了,我会一辈子无法原谅自己。”慕子湘哭喊着。

“那你会不会以死谢罪?”

“会,但要等我杀死白云飞之后,我要报仇,为父母报仇,为他报仇。”慕子湘悲切的字眼中蕴藏着深重的恨意。

那人嘴角扬起一道弧度:“那如果我告诉你他没死呢?”

“什么?他没事吗?太好了,我就知道他的命大,不会死的。”慕子湘漂亮的眸子闪动亮光,但随即又暗淡下去:“不会,白云飞那么强,身边还有那么多杀手,光凭他们两个人怎么能行呢?他肯定是死了,你不用安慰我了。”

那人冷笑两声,说道:“我从来都不会安慰人,他真的没死,不但保住了一条命,还将白云飞和所有杀手都伏杀于白牙岭中,想必明天你们的那个妈妈会哭晕过去的。”

“你说真的,你没有骗我?”慕子湘这次是真的看到了希望,花容焕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彩。

“虽然我也不太相信,但他确实是做到了,我亲眼所见,他现在正在提着白云飞的人头来向你换取解药呢?”

“太好了,太好了。”慕子湘激动的跪倒在地,感谢上苍保佑,感谢圣神赐福。

那人说道:“不要太高兴了,我还是那句话,想将自己的身子献给他我不会阻挡,但你却不能对他抱有任何的感情,因为这可能日后会害了你。”

“我知道。”慕子湘连连点头,眼眸闪过一丝果决之色。

“他来了。”那人听到了脚步声,遁入了一片黑暗中,恍若从未出现过。

紧接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花魁姑娘在吗?华南拜见。”

慕子湘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手帕擦去泪水,端坐于木椅之上,*纤细的双腿修长笔直,交叠在一起。

“华南公子请进。”

门被推开,荆星走了进来没有等慕子湘说话便坐到了她对面的木椅上。

慕子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华南公子,两日不见,你倒是变得随意了很多。”

荆星笑道:“因为我看清了花魁姑娘的真面目,就不需要再客气了。”

慕子湘两弯黛眉微微一皱,一个清晰的川字显现在光洁的额头上,明明心有不悦,但还是强颜欢笑:“华南公子对我的敌意很大嘛!怎么?解药不想要了?”

荆星笑容敛去,冷声说道:“不用再磨蹭了,开门见山吧。”说着从百宝锦囊中召唤出一个深红盒子,摆到木桌上:“这是白云飞的人头,我给你了,希望你遵守诺言,把我的解药给我。”

慕子湘浑身用力的一颤,目光紧盯着桌上的红盒子,小拳头紧攥,眼眸中有泪花闪烁,玉手轻扬,暴出汹涌的火焰,红盒子一点点的被燃烧殆尽。

荆星看着这一幕,沉默不语,心里暗暗发笑,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白云飞生前辱人母害人父,到最后还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任何人。

亲眼看着即是仇人又是师傅的白云飞的脑袋灰飞烟灭,慕子湘发出凄苦的冷笑,在这空阔的望天阁内回荡,显得阴森悲凉至极。

“给你。”

右手两指夹着丹药,扔入荆星的手中。

荆星拿着丹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不敢服下,警惕的瞥着慕子湘,这女人可不是善茬,城府极深,万一她想杀人灭口该怎么办?

看出了荆星的犹豫,慕子湘悲怆的一笑,心痛的说道:“服下吧,我不会害你的,请相信我,我用杀手的人格保证,这一枚解药没做任何手脚。”

人家都拿杀手的人格保证了,荆星还有什么不开心的,掂了掂手中解药,将之送入了嘴里。

解药融化成甜液,滋润身体被毒素腐蚀的地方,隐香剧毒就此解掉。

“多谢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荆星起身欲走。

“且慢。”慕子湘有所动容,匆忙叫住。

荆星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五官似乎是结了冰霜般说道:“花魁姑娘还有何吩咐?或者是还有什么新鲜毒用我来试试手。”

慕子湘笑容苦涩:“你就对我有这么大的成见吗?”

“本来没有,但最后是你让我对你产生成见的,我华南嫉恶如仇,你如果想让我帮你报仇,说一声便可,你却选择下毒威胁人卑鄙的做法,我不得不说,你,不像我看到的那么简单,原本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但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慕子湘急忙说道。

荆星冷声说道:“抱歉,我这个人胆子小,怕死,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慕子湘咬破红唇,鲜血啧然,艰难的说道:“如果我愿意补偿你呢?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哦。”荆星很意外:“你怎么补偿我?”

“就因为你的一个吻,我差点被炸死,这你用什么补偿?”

不想在和她继续说下去,荆星下门迈出脚去。

“等等,我愿意补偿你,用我的身体。”慕子湘双眼紧闭,脸色变换,在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后,直接解开了麻衣裙带,麻衣从身上脱落,露出光华细腻的大片肌肤。

她早就下定了决心,如果荆星真的可以报父母之仇的话,就算是将这身体献给他又怎么样?现在他做到了,她也该兑现诺言了。

荆星脸色微变,怒喊道:“你干什么?把衣服穿上。”

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把门又快速的重新关上了。

“我没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只有这具身体。”

“你放心,我虽然是个青楼女子,但身体还是干净的,没有任何人碰过。”

慕子湘一步步向荆星走来。

荆星紧闭着眼睛,音调起伏不定的说道:“把衣服穿上。”

“难道我对你的*力还不够大吗?”慕子湘藕臂伸展,抱住了荆星的腰身,妙首靠在了他的胸膛,耳朵里能够听见荆星加快的心跳。

“把手放开。”荆星故作镇静,其实脑子发慌,心里更乱,努力的压制着小腹中涌动的热流。

慕子湘非但没有放开,反而加紧了双手的力度,仿佛要把自己都融入荆星的身体里。

天仙楼第一花魁,在天心城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绝代美女慕子湘现在就倚靠在荆星的怀中,如果让其他的公子少爷知道,恐怕荆星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荆星也很激动,胸膛里有火焰熊熊燃烧,仿佛是要破体而出,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现在就依偎在他的怀中,可理智却提醒他千万不要乱来。

男人在异性方面是脆弱的,尤其是他这种还没有成年的男孩,更加容易迷失,如果今天真的干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恐怕日后就会食髓知味,彻底染上恶习了。

“我让你把手放开,你没有听见吗?”荆星愤怒的*。

后者肌肤摩擦着他的衣服,挑起了心火,脑子中蠢蠢*,差点就让他控制不住了

再这样下去,沦陷只是时间问题。

荆星保留了十六年,还不想过早。

慕子湘心中一动,双臂轻颤,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前者的腰。

荆星趁此转身,邪意的笑道:“我承认你很美,但对我的迷惑力依然还不够,把衣服穿上。”

慕子湘犹如沾了春露的梅花,精致的妆容楚楚可怜,又透着些许的妩媚,任何男人在看到她此时的媚态时都会从心底生出怜惜之情。

“难道你就没有心吗?”

最新小说: 从枣子哥开始梦幻阵容 女上神的羽化之路翻车了 逍遥小村医 道门大道长 抗战兵王之叫我魏和尚 全电竞圈都以为我是真的菜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斗罗之圣剑使 当梦境映入现实 我是滑雪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