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 > 玄幻魔法 > 紫脉宗主 > 第一卷 紫气降世 第五十五回 重返故里

第一卷 紫气降世 第五十五回 重返故里

青林镇,金叶村,冯家。

十日过去了,这一天夜晚,冯昊又坐在院里石桌前,他惘然若失,沉闷的饮着茶,口中却早已无味。

他瘦了一些,胡子拉碴的,这十日以来,他日复一日去搜索,翻遍了各种地方,可是仍然杳无音讯。

明天,明天,他还要继续去搜索,去打听!

冯虎和柳思语整日呆于房中,冯家早已没了往日热闹幸福的气氛。

这些年云天的感受,此刻,他似乎更加理解了。

良久,又叹道:“我夫妻二人自修行以来,未曾作过一恶,也未曾杀过一生,苍天,何故降罪于我啊?”

此时正值三更时分,夜空漆黑一片,没有月色,也无星光,他踉踉跄跄站起,拖着似乎很是疲惫的身体,沮丧的往屋内缓缓走去。

临近房门,他突然身体一震,收回了一只刚踏过门槛的脚,望向黑夜,说道:“天哥……天哥回来了!”

灵脉感应,是炼珠期以下修灵,互相感应位置和危险、传递简单信息的手段,准确无误,独特唯一。

无论何等大能,都不可磨灭、模仿和影响这类感应。

修灵者本可变化形态,亲人朋友之间,便以这类手段辨别,令故意冒充者瞬间暴露无遗。

而且这类感应随着修灵者境界提升,距离便会更加遥远。

灵脉感应,可感应方圆百里至万里的范围;金丹感应,方圆万里至百万里范围;魂海感应,方圆百万里至亿里的范围。

十分恐怖,且极具效果,此时的冯昊便是感应到了云天和杨振的位置,且正迅速飞近。

“是么?说明他们躲过了追杀,只是飞奕……,唉!”屋内传来了柳思语深深的叹息和无奈。

冯昊听此,变得越加悲伤,不断地暗暗责怪自己,为何没有照看好他们。

不消半刻,青林镇的黑暗高空之中,突然穿梭而来一艘大灵船,其飞速了得,一刻钟竟达八千公里!

这是域都灵船,整个灵界之中,速度最快的灵船,主要用于低境修仕的载送。

因为修灵者随着境界提升,一旦达到千脉期,便入化境,可化己化他,化作万千形态,世间再无一物可阻。

他们可在天上化云飞行,亦可在地下随意穿越,且不留任何痕迹,此般速度之快,远胜于飞行,称作“遁行”,一刻钟可行一万公里!

他们何需乘坐灵船,且随着修为进一步提升,遁行速度更加恐怖,相传那化玄期的灵仙,每刻钟可行两亿五千万公里,是即将与光竞速,与时间赛跑的仙人。

“到了!”伴随着这兴奋的一声,这灵船骤然于金叶村上空停了下来,船上正是云天、杨振、护域千户三人。

这护域千户姓名“花展”,天赋惊人,历经二十万年,便在域都胜任此职,且有易经前期修为,于云天、杨振二人来说,不只是大能前辈,还是值得景仰的榜样。

此番出行,为掩人耳目,他脱去域都官袍,着一身便装护送云天,但便装之下,依然难以掩饰他的尊贵气质和威严气势。

“寒舍在下,千户大人请!”云天躬身,向花千户伸手作礼,心中是无尽的感激和敬佩之情。

“客气了,你小子,要见到儿子了,挺开心的吧!”花千户回道,他灵戒上亮光一闪,那艘灵船便被收入了戒中。

“自然喜悦,大恩不言谢,千户大人,小修今日必要好酒相待,陪您一醉方休,哈哈!”云天边笑道,边与杨振飞于花千户两侧,引领着他,欢喜地向冯家飞去。

花千户见他们十分热情有礼,心中感动,也回道:“分内之事,无需挂怀,不过不是好酒,本千户可不喝啊!哈哈!”

“禀千户大人,我天哥家有佳酿十坛,封藏已久,全用井水酿造,溶灵谷无数,香气扑鼻,浓烈醇厚,喝一口便觉爽啊!”杨振随即说道。

“此酒唤作何名?”

“烧刀子!”

“呃!……”

“哈哈!大人莫怕,有女儿红的!”

“这还差不多。”

……

半日的行程,以云天的豪气,杨振的善谈,此刻他们与花千户竟如好友一般。

片刻之后,这三道白影呼啸着穿破黑夜,稳稳地落在了冯家院子里,冯昊身旁!

“昊兄,久等了!”

死里逃生,重返故里,云天一把抓住冯昊的手臂,无比激动。

“天哥……天哥……”冯昊身体一颤,面色沉重,低垂着头,不敢望向他,神情紧张又不知所措,只道出这断断续续的语句。

云天顿时觉得怪异,双手稍用劲提了提他的强壮臂膀,看着他笑道:“昊兄这是身体有恙?哈哈!打好精神,有贵客临门啊!……奕儿呢?可在睡觉?何不出来见客!”

云天说着望向冯家房屋,似乎在等着云飞奕自动出来,杨振转身看了花千户一眼,示意他稍侯,随着也对冯昊说道:“胖子,磨磨叽叽的干啥呢?你可知来者是谁,哈哈!赶快备好你家的好酒好菜……”

杨振话未说完,只见冯昊神情越发紧张,竟扑通一声跪在了云天面前。

这一跪,让三人心中一凉,脸色严峻,生出不好的预感。

“昊兄,这是干啥?有事起来再说!”云天急忙用力提着他臂膀,要将他拉起来。

可冯昊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就是不愿起身,又顿时抬起头来,脸色哀痛,双眼发红,情绪非常激动,对他说道:“天哥……天哥……,飞奕……飞奕不在了啊!”

话音落下,云天和杨振登时身体一抖,随即一动不动,似被定住了一般,四周也突然寂然无声……

“昊兄,你说什么?”

片刻,云天缓过神来,这般问道,仍不敢轻易相信。

“天哥,都怪我……怪我没有照看好他!我罪该万死!都怪我啊!废物一个!……”

冯昊仍跪在地上,他脸色惨白,悲痛欲绝,不断地自责,并辱骂自己,越说越激动,竟狠狠给了自己两巴掌。

“住手!昊兄!昊兄!咱们起来再说!”云天吼道,赶紧将冯昊的手抓住,又用力将他一把拉了起来。

闻及院子的动静,屋内的柳思语也顿时黯然泪下。

“那日饭后,飞奕和勇儿在后院小山坡上玩耍,我和语儿正在屋中修炼,突然感应到一道灵力波动,急忙赶去,便见到一个巨大的骷髅人影……”

大伙控制住情绪,坐在石凳上,随着冯昊将事情细细道来,他们又变得悲愤交加。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有冯勇!

冯昊讲完,云天满脸怒色,冷冷说道:“就是那厮,曾经袭击并重伤了龙儿,龙儿发病也是源于此,只可惜当初他身怀遁行符,没能将他碎尸万段!……”

见他仍是深深自责,云天强制压住心中悲痛,又握住他的手臂,安慰道:“昊兄不必如此,这不能怪你,只怪贼人太过奸诈,一直窥视着我们,无处不在,又准备齐全,令人防不胜防。”

杨振也安慰道:“胖子,天哥说得对,这不能怪你,你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咱们再想想办法,再去找找!”

闻言冯昊情绪稍有好转,不再自责,却仍是怒道:“去哪里找啊?所有可能的地方我都找过了,所有可能知情的人我也问过了,一无所获,这些霄小恶狗,不知意欲何为……,我只怕他们此时已遭了毒手,命已……命已休矣!”

说着他越发激动,神情无比的恐慌,云天仍是抓着他的手臂,也不由双眼发红,又安慰道:“昊兄,事已至此,便看作是他俩的劫难吧!只希望他们兄弟俩能安然度过。”

这时,一直沉默的花千户突然说道:“情况未必有如此糟糕!”

闻言,三人顿时向他看来,他继续说道:“听刚才这位小修所说,那歹徒是骷髅模样,劫人后便遁行逃跑,多年来,这种事,老夫倒是见过不少,也深感无奈,而每次当即追捕,结果他们便自行灰飞烟灭,不留下丝毫信息……”

随着花千户说着,三人相互看来,频频点头,当年云飞龙受袭,云天斩杀那人,便是如此。

“其实这种事情在整个灵界数不胜数,各地都有发生,被劫者多为天才灵仕、特殊的妖灵幼崽,后来各域均派有专人查探,结果不甚理想,且所获不一,但都明确了一点,这骷髅叫做幽灵捕手,这是幽冥的歹毒作为!”花千户说至此,眼中也堆满了怒色。

云天又问道:“幽灵捕手?幽冥?怎么从未听说过?”

花千户回道:“你们境界太低,又深处乡下,可能鲜有耳闻,其实这宇宙之内,有七大宇内宗,被称作‘三灵四邪’;其中那‘四邪’,他们行事隐秘,荼毒灵界,无恶不做;‘三灵’则与他们恰好相反,为正义联盟;二者相互制衡,这才有了灵界这暂时的和平;而这幽冥,便是四邪之一,这幽灵捕手,便是幽冥派来劫人的爪牙!”

灵界竟然还有这些势力,闻所未闻,三人听此惊讶万分,云天又问道:“大人,那您可知这幽冥劫去他们,目的为何?”

花千户摇摇头,目光看着云天三人,说道:“真是惭愧!老夫也不知晓,但老夫猜想,既然劫去的多为天才修灵,幽冥必有用处,不会将其轻易杀害,所以他俩未必已经身死!”

闻言三人心中的惧怕有所好转,见还未向冯昊引见花千户,云天便向冯昊说道:“昊兄,这是护域千户大人。”

冯昊立马整理好情绪,拱手参拜,花千户摆摆手,示意他平身后,便又脸色严峻,沉重的说道:“但这只是猜想,他们究竟遭遇如何,又能存活多久,却不得而知;听说有一年,域内曾有一勇者幻化形态,装作落单灵仕,流荡乡村野外,一日不到,果然被幽灵捕手劫去;可刚到了幽冥入口,不知怎的,竟被当场识破,立马便受到了几十个炼珠期修灵的围攻,不过他修为较高,迅速斩杀了数人,其他修灵见状,便突然消失不见;他猜想其内必有结界,那些人是进入了其中,避而不战,但他费了一番劲,也未得破开结界闯入,后来有无数强者赶来,他只得撤退而去;然而,待他带领数位大能重返那里之时,所有的一切已消失不见……”

伴随着这一声声,大伙又陷入了一阵漫长又可怕的沉默。

回乡接亲,爱子却早已被人劫走,何处不知,生死不明!

又该怎么向妻子上官玥儿开口,她又能承受么?

云天思虑许久,方才起身,朝着花千户拱手行礼,说道:“不管怎样,多谢大人告知,小修可能得在此耽搁数日,要占用大人一些……”

花千户打断他的话语,说道:“无妨!你此时的悲痛之情,老夫自能体会,这罪恶滔天的幽冥!……,你等将细节捋一捋,有何需要帮忙的,老夫也要绵薄之力!”

“如此,多谢大人了!”云天再次拜谢,随即坐下,与冯昊、杨振商量了一阵。

半晌,他脸上挂着沧桑的微笑,伸手作礼,请道:“请大人到寒舍小坐,小修要回家去看看,并焚香告祖!”

虽然修灵已多年,云天却从未忘记凡间礼节,逢家中大事,无论喜哀,必要焚香祭奠,以告慰祖先。

祠堂之中,备好祭品于香案之上,焚三炷香于香炉之中,云天边叩拜,边说道:“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孙云天无能,未能护好小儿,令他落入了恶徒之手,生死未卜,子孙云天有罪……”

说着情绪激动,不由眼泪纵横,一旁的杨振见此,也跟着流下泪来。

祭祀完毕,二修走出祠堂,杨振立马安慰道:“天哥,你莫要太过忧心,飞奕吉人天相,定会转危为安的……,飞奕他……”

此情此景,他欲安慰云天,却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云飞奕太小,也刚筑悟,此番被人劫去,能存活下来的希望渺茫。

想至此,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安慰不成,反而再次眼眶湿润了起来。

却见一旁云天早已没了沮丧,换之精神振作,搂着他的肩膀,说道:“多谢阿振,我没事,我云天的儿子,无论身处何地,除非丢了性命,否则,必会搏出生机!”

随后他又转身向院内坐于石桌旁,独自饮茶,耐心等待的花千户走去,说道:“大人久等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花千户轻轻晃动着手里的茶杯,突然说道:“怕是暂时走不了了,你小子,是得罪什么人了?从你回家以后,就被人一直监视着!”

云天闻言大惊,本就心情悲愤,此时更是满脸怒色,从牙缝里缓缓吐出三字:“金……鹏……堡!”

却听花千户淡淡说道:“金鹏堡?是什么玩意儿?有数百修灵正赶往你这地儿,不过修为都太低,最高的也就金丹后期,小渣渣一个,你且放心,既然护送你们,本千户自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瞧见花千户一脸的毫不在意,云天突然露出了阴险一笑。

最新小说: 诸天天道大佬 契约婚宠:夜少家有小甜妻 焚戮纪 最狂仙尊奶爸 翻身农女把歌唱 时空隧道之云中谁寄锦书来 奇门风水师 谭先生的万丈光芒 坑爹萌娃,顾少又挨家法了 从流浪歌手到天王巨星
相关小说: 苍井空v无码 快播成人影院 日韩 美女漏b缝 家庭乱伦老婆的骚穴 印度成人影院 恐怖片带的色的 五月天妻子交换小说 和97蜜桃网差不多的网站 谁给个SE片看看 出位人体摄影 qzdlhcqdlkpc